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成魔之殤之狂魔來臨-第一百六十八章 寂滅分享

成魔之殤之狂魔來臨
小說推薦成魔之殤之狂魔來臨成魔之殇之狂魔来临
在无尽灵魂星海里,本该平静的星空之中突然爆发出难以言喻的可怕光芒,黑暗爪痕与光明杖矛的骤然相接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爆炸,无面人和女人都被这无法抵挡的冲击力给震飞出去。
女人很快稳住了身形,而无面人却是有些力不从心,只能硬生生栽到利维坦那宽厚的表皮上来缓解爆炸的冲击力。
【星月圣杖,去!】
女人不给无面人任何喘息的时间,手中杖矛直接化成一道极速的流光朝无面人飞去。
无面人见状立即向流光方向张开右手,嗡的一声,杖矛停留在他的掌心一寸处,似乎被一面不可视的护盾挡住了。
【这种东西,可挡不住我的圣杖,给我破!】
霎时间,杖矛的两只矛尖处闪出两个光点,无面人的五只眼睛略微睁大,有些惊讶道[这是……!]
“轰轰轰!!”
两个光点同时发出金黄的光线,这两道光线直接穿透了无面人的防御,瞬间将无面人的右手给活生生碾成齑粉。
[果然如此……]
无面人感慨一句,似乎没有注意到杖矛的刺击,直接穿透了自己的胸口,顿时他的胸口咔咔开裂,神圣的光芒仿佛就要破体而出。
【还没完呢!】
女人那深不见底的美丽眼眸中精光闪烁,只见她左手一招,又一柄通体鲜红的巨型斧杖凭空而出,在她的周身不停环绕。
【星日武杖,请爆发出比肩日炎的力量吧!】
随着女人的祷告,斧杖开始剧烈燃烧起来,犹如一颗小型的太阳,火热而又耀眼。
[真是神奇,我一直以为你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伪神,但是你手上的两把武器可不是区区伪神能够驾驭的,看来我是碰上宝了。]
无面人不紧不慢地说道,接着他将手放在杖身之上,瞬间矛杖上发出圣洁星光,灼得无面人手心滋滋作响,乌光四溢。
[腐蚀的能力太弱,我明白了,虽然是高级一点的神器,但在你手上根本发挥不出它们全部的威力。]
“咔咔咔……”
无面人说着,手底下一用力,缓缓拔出胸口的矛杖。
【还没完呢!星日武杖,日坠!】
女人左手一挥,化为太阳的斧杖顿时爆发出殷红的磅礴能量,尤如一道荧惑流星,狠狠朝无面人砸去。
小猪虾米车行记
无面人拔出矛杖,看着快速飞来的太阳,不慌不忙用手指凌空撕出一个十字裂隙,然后将整只右手塞了进去。
霎时间,一只长满刚毛的擎天巨爪突然从太阳的后方空间中瞬间出现,直接死死抓住前进的太阳,然后将其彻底捏爆。
“轰隆!”
沉闷的爆炸声从巨爪中传出,可怕的橘红色冲击波从爪缝中溢出,仅仅是一丝的能量波动,也使得灵魂星海震荡不已。
[你要是再这么肆意玩闹下去,这个灵魂可就保不住了。]无面人善意提醒道。
【这是我的转世之身,用不着你来多言!】
女人一边驳斥,一边想要用神识将无面人手中的星月圣杖给收回来,但随即她发现,那把星月圣杖似乎与她断开了联系。
我的徒弟是只猪
【这是怎么回事……】
[伪神,你真的觉得到我手中时东西还能拿回去?]无面人的右手从十字裂隙中收了回来,同时那只巨爪也消失不见。
转眼间女人眼神微凝,因为她看到自己的星日武杖也落入了对方的手里,不出所料也是无法收回来了。
[武器的存货还够吗?]无面人出言挑衅道。
女人微微低下头,继而断言道【我想,应该是你的五只眼睛,给了你控制神器的力量吧?】
[呵呵,看来你发现了。]无面人没有隐瞒,而是笑了两声,这其中充满了嘲弄。
接着,无面人将两手放到背后,那两柄神器就像个十字架背负在他的身上。
[不过现在才觉察到会不会太晚了?利维坦,我的小宝贝,该去吞了这尊神明了。]
话音刚落,利维坦长啸一声,摆了摆尾鳍,扇飞了数颗星球,接着庞大的脑袋缓缓转动,数排血红的眼珠看向女人,血脉里掩藏着的灭族之仇轰然爆发,只见利维坦张开大口,无数血肉与星球大陆板块组成的尖细舌头从它的喉咙里窜出,想要将女人给彻底吞噬掉。
然而,女人表情淡漠,她慢慢抬起右手,伸出食指与中指,凌空划出,同时嘴里说道【祛!】
轰!
利维坦忽地叫了一声,它那无比硕大的躯体仿佛被一阵巨力给硬生生打弯,随即它的表皮上凭空多出一道数万亿米长的伤口,但伤口并不深,仅有六万多米,只能算破皮而已。
[女士,看样子你惹怒她了,不过欺负我的宝贝,那我也要动手了!]
无面人说罢,便化成一道白线,直冲女人而来。
女人脸色顿时一惊,立马出手反击,数百道光球就如行星一般绕着她的周身旋转,使人难以近身。
不过无面人显然很了解她的这一把戏,白线直接折行到女人的正上方。接着他现出身形,直接一掌向下拍出,一根黑矛从他的掌心射出,直指女人的天灵盖。
只见女人将所有光球汇聚在头顶,抵挡住了黑矛的突然刺击,但是无面人淡淡说道[可惜,你挡不住的。]
“嗖!”
黑矛猛然抻长,女人没有稳住躯体,被黑矛伸长的力量给带了下去,黑矛无止境地向下延伸,而女人也就无止境地向下坠落。
下一刻,无面人的另一只手又一次伸入撕开的裂隙之中,这时一只类似于猩猩野兽的黑毛大手出现在女人的正下方,就如守株待兔一般轻松把女人擒在手中。
【啊!】女人奋力挣脱,却不想被越抓越紧,头顶的光球护盾也因为支撑不住黑矛的刺击四散开来,因此黑矛长驱直入,直接从顶上贯穿女人的整个身躯。
啪嗒一声,女人的身体被搅成碎片,化成点点星光缓缓弥散出去。
[简单的委托,轻松到无聊。]无面人意味阑珊地收回双手,但这时他背后的双杖开始嗡嗡作响起来。
[嗯?]无面人对此一头雾水,他刚想取下双杖,却不料双杖突然变得扭曲起来,两道宛若银河的光柱从上而落,将无面人笼罩其中,无尽的神圣力量死死地压在他的身上。
[怎么回事,这地方会出现和级的神罚!?]无面人猝然一惊,腰背被神罚压得微微一弯,但紧接着又直了回去,区区和级神罚对无面人来说也不过是稍微有些刺痛感罢了,他惊讶的是为何一介伪神能够唤出神罚攻击。
接着他若无其事地抬头望着不知源头的神罚光柱,有些恍惚。
醫本傾城
可随后,无面人的内心忽地泛起一阵强烈的不安感,扭头看去,发现自己的利维坦莫名开始发狂起来,而他清楚,这并不是利维坦发狂,而是在痛苦地挣扎。
[该死的伪神!]无面人立马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他想前去救助,却发觉到和级神罚已经将他的空间彻底封锁住了,甚至包括其操纵空间转移的能力,也无法施展出来。
[原来施展出和级神罚是为了封锁住我!]被女人戏耍的无面人顿时气恼无比,他没有就此罢休,只见其脸上的两只对称黄瞳开始绽放出腐败之光,双手插入神罚的光壁上,一点点撕开这道坚固的壁垒。
转眼间,利维坦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原本那道仅触及表面的伤口在附着上那飘散出去的星光后开始慢慢向利维坦体内腐蚀,目标应该是利维坦的众星核。
咔咔咔!
无面人的两只黄瞳紧盯着双手要撕开的地方不敢有任何分心,光壁上的神格符文不断变化重组,而幸好无面人的黄瞳可以看穿任何术法程序原理,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敢亲手破开这神罚壁垒。
这样一来,双方都在与时间赛跑,为了各自的目的而不断努力着。
咔咔咔!
在无面人的努力下神罚光壁的裂口越来越大,上面损毁的神格符文已经无法有效地修复裂口,这让无面人为之一振。
[看来我要比你快一步了伪神,开!]
这么说着无面人的脸上又现出那张丨型大口,一团苍白色迷雾从他口中飘出,迷雾直接附在光柱壁垒的裂隙上,然后迅速扩散开来,破坏掉碰到所有碰到的神格符文并将其替换成一种极为罕见的青灰色标记文字。
很快,神罚对无面人的压制力消失了,犹如出入无人之境一般无面人瞬间从中闪出,双手插入新生裂隙中,随即利维坦身旁凭空出现数条粉红色的柔软触手,温柔地伸入利维坦的伤口之中,想要将那抹星光驱除殆尽。
【只可惜,你还是差了一步。】
利维坦体内传出冷冷的一句话,紧接着堪比恒星赤道长的裂口在利维坦的表面轰然破开,无尽耀眼的金色星光从裂口迸发而出,夹杂着喷薄着的岩浆与原油混合颜色的利维坦血液,柔软的触手星光被撕碎,女人从中款款走出,此时她的星裙上多出一层坚固的红色铠甲,看上去既英姿飒爽又美艳动人。
[你这家伙!居然把我宝贝的众星核给吸收了!]
见到利维坦重伤,无面人顿时怒不可遏,他将双手和头颅都放进了裂隙中,只见数百只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怪兽肢体与怪兽头颅一齐出现在女人周身,只听一只类似龙鸟的头颅一声长啸,漫天的攻击铺面而来,顷刻间将女人的身影彻底淹没。
[死吧!混账!]
数百头怪兽的进攻持续了数分钟,它们头颅吐出的破坏光束也一直没有停歇过,但就在这一时间,女人的声音响彻整个灵魂星海中。
【就这点……本事吗?】
咔嚓!咔嚓!咔嚓!
下一刻,所有的怪兽肢体和头颅,在瞬间被同时人为斩断,断面光滑平整,就连一滴血都没有流出来。
转眼间裂隙全部复原,无面人也是闷哼一声从裂隙出来,他的脖子以及手腕上都多出道入骨的伤痕。
【哦?还以为这下能把你斩首掉呢。】女人不紧不慢地说道,无面人摸了摸自己快断的喉咙,问道[就算得到众星核,你的实力也不可能提升这么高,我被你骗了,你可不是什么在战场上当炮灰的伪神之流,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这个从一开始你就没在乎过的问题,现在知道了还有用吗?】
女人对无面人这问题有些失望,她高高抬起左手,然后向下一劈。
砰!
[不……可……能!]
就算是全神贯注,一直处在警戒状态的无面人,都没发觉什么时候自己的肩膀被劈开一个燃烧着的大口子,半个身子摇摇欲坠,就算修复也要花很长的时间。
【怎么不可能,你真以为你那能够看穿神罚的眼睛什么都能看透吗?】女人冷冷说道。
无面人沉默不语,他现在才察觉出来,自己的底牌已经暴露个七七八八,而对于女人的身份,自己却一概不知。
【好了,玩闹也玩够了,接下来带你去个地方。】
刚说完,女人就已来到无面人脸前,接着抓住他的脖子,瞬移到一个莫名的地方。
这里不再是宇宙星空的样貌,而是一望无际的海洋,昏暗的天空,没有风浪的海面,寂静到可怕。
[魂……魂海……]无面人说道。
【没错,这就是灵魂的核心区域,魂海。】女人平淡地解释道。
[你把我带到这里想干什么?]
【处刑,以你的命祭奠那些战死的英灵们。】女人简短答道,随即一松手就把无面人丢到了海面上。
无面人一踩到海面,双手就迅速合十,似乎要做困兽之斗。
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怎么回事?]无面人惊疑不定。
【我不是早说过吗,这是我的转世身,因此灵魂也由我掌控,之前为了试试你的本事也就没有动手,而现在试探也结束了,将你这恶魔除掉后我也该复苏了。】
说完,星月圣杖和星日武杖再一次侍立在她左右,之后两杖交叉,架到无面人的后颈处,以一种引颈受戮的姿态呈现在女人面前。
【这才是你们恶魔们该有的结局。】这时从大海中缓缓升起一把冰冷的灵魂钢刀,女人将刀拿到手上,问道【还有什么遗言吗?】
无面人叹了口气,淡淡回道[朱红星铠……]
【你说什么?】
[我想起来了,你的这身铠甲是朱红星铠,星神布兰妮特的装备。]无面人抬起头说道。
絕寵鬼醫毒妃 小說
【你还算有些见识,连星神都知道,魔王。】女人揶揄道。
[嘻嘻嘻……可相比而言,你是一无所知,睡得时间太长,你已经和时代脱节了。]无面人讥笑起来。
【无所谓,我知道你顶多是个残魂罢了,等我苏醒后,自然会搞清一切。】
[苏醒?呵呵,可惜你等不到这天了。]
无面人哈哈一笑,接着用右手轻轻打了个响指。
啪!
这声响并不大,但一阵沉闷的轰鸣声似乎从远方逐渐逼近,转眼间,天空破碎开来,利维坦那巨大的头颅马上就塞了进来,虽然已是重伤,但听到主人的召唤,它仍然跨越空间前来。
【你觉得一只幼年受伤星空魆能奈我何?】女人抬头一脸淡然地说道。
[哈哈,布兰妮特的凡间分身,看来你没有继承星神的全部知识。]
无面人大笑不止,随即整个身躯融化成一滩白浆,消失在海面上。
下一刻,在利维坦的正面,长出了五只眼睛,同样是三红两黄,可见无面人与星空魆已化为一体。
[星空魆,以星球为食,不畏惧任何空间能力,相反空间会恐惧它们而颤抖,只可惜我的宝贝还没成年,不然你就算是空间之主也没什么用。]
女人见状暗叹口气,放下了那柄钢刀,说道【还以为是什么呢,垂死挣扎罢了。】
紧接着,星月圣杖和星日武杖护住她的周身,嗖的一声弹射而起,以极快速度飞到利维坦的面前,接着双手一展,喝道【千万道法,自化一脉!】
此时,她身旁的星月圣杖瞬间化出千亿虚像,几乎填满了整个天空。
[这些虚像都是凡间术法凝聚而成……]与利维坦融合的无面人敏锐地察觉到了异样,顿时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起来。
[你是要用这些术法,合成一条全新的法则!?]
女人轻轻抬了下眼皮,淡声说道【你知道的秘闻还真不少,我越来越对你的本体感兴趣了。】
话一说完,利维坦即刻像疯了似的扑面而来,而女人只是淡淡一笑,说道【都结束了。】
只见她伸手一指,星日武杖带着狂暴的炎阳之力直劈利维坦的面门。
利维坦的两只前翅搅动起来,空间开始出现如水波的涟漪,接着它一个转身奋力甩起尾鳍,突然卷起空间巨浪,将星日武杖给卷入空间夹缝中。
当然巨浪并没有就此停歇,它朝着女人浩浩汤汤而来,要将她一并吞进去。
【可惜,这一次你又慢了一步。】
此时女人的双目迸射出闪亮的星空之光,这种光芒无法被物体给遮盖,能够穿透万物,就算是阖上眼眸也会被这光灼瞎眼睛。
利维坦左右两排的眼睛自然地紧闭起来,而那无面人的五只眼珠此时却如五枚宝石一般光辉璀璨,不被其光芒所影响。
【法则,合!】
女人双手交叉,嘴里吐出一连串更为古老晦涩的神秘语言,这些文字如桃花花瓣一般从女人口中飞出,与她背后的亿万虚影联系在一起,然后粗暴地凝聚成一团,最后轰然破开!
这一炸裂威力瞬间轰散袭来的空间巨浪,就连体格庞大的利维坦也被余波击飞数十米,其皮肤表面也开始层层皲裂。
[我不信你能用凡世之力创造出法则,布兰妮特没能做到的事情,你也一样不会成功!五道轮,出!]
只听一声嘶吼,利维坦的头上多出一碟深黑色的圆盘,其上有五枚圆孔凹槽,圆盘中间布满了人,妖,神,鬼,兽受到折磨时的浮雕。
[来吧,让我看看你所谓的法则和五道轮相比到底如何!]
最终的底牌已现,无面人的声音显得有些疯狂,五道轮开始疯狂转动起来,黑泥从圆孔凹槽中不停喷涌出来,撒入大海之中。
【怎么可能,那上面居然轮回法则的气息……】女人手底下的动作猛地一停,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但很快她又恢复淡然的神情,手印翻飞,喝道【吾之法则,听吾召唤,以汝之力,助吾除魔!】
只见一条结白的丝绸巾带飘飞而来,虽然看上去也就比普通丝巾白一些,但是女人没有任何轻视,双手也在颤抖不已,这短短一道法则似乎快要抽干女人全部的力量。
【这段法则是……】女人的眼睛微微睁大,有些不敢相信。
[神明!死!]
无面人的嘶吼声和飞冲而来利维坦的尖啸声都透露出一种决绝之意,女人也被这气势惊到了,她回过神,冷冷说道【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满足你!法则·流,助吾诛杀妖魔!】
这刹那之间,只见带着五轮盘的利维坦与法则相遇,没有想象中震耳欲聋的大爆炸,只有“啵”的一声,声音轻微到如泡泡破裂那般,紧接着整个魂海变为灰黑色,海面也慢慢化为浑浊不堪的黑泥,沸腾不已。那天空上突然多了个黑点,然后魂海内所有物质以黑点为圆心迅速的坍缩起来。
这便是法则的对抗,没有任何战斗过程,或者说就连恶魔和神明也没看透究竟这两段法则是怎么战斗的,而此时出现的异象太过诡异也无法看出究竟是谁胜谁负。
哐的一声,黑点中一阵强大无比的吸力突如其来,女人脸色一惊,没来得及稳住身形,便和利维坦一齐被黑点整个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