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三千界之屠龍令討論-第五十五章 譚老爺

三千界之屠龍令
小說推薦三千界之屠龍令三千界之屠龙令
明玦闻言也吃了一惊,他方才一时看不出这人的武功深浅,但直觉此人武功至少远在江庆之上,所以他本意是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但没想到此人居然是被这明家这两个不怀好意的女人找来的!而且听话里的意思还是冲着刘子文来的。
当然,明玦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个人不会波及无辜。必须得把这几人在此除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而中年男子则在想,今日意外从这两个妇人口里得知消息的时候,本以为那个刘子文暂避在一户普通人家,自己亲自过来办这事儿那纯属是为了保密,以免让更多人知道,哪知这刘子文暂避的人家并不简单,单单一个五六岁的小娃娃都能有这等身手,这件事儿背后到底还有什么人在参与?若是不弄明白,他家主子怕是寝食难安!得把这来历不明的小孩儿拿下审问!
于是,两人几乎同时动手。
明玦没有动用腰间的软骨鞭,而是抽出了藏于双袖间的两把长匕。此举并非轻视,匕首一类武器才是他所擅长,他把机关剑变成鞭子的形态纯属是为了方便携带,但这会儿他没有把握可以杀了此人,因此不敢在他面前变动机关剑,以免惹他注意。
中年男子一手掌法甚是厉害,是明玦不认识的武功路数,匕首闪过对方手掌时,居然不能伤他分毫,这点倒和铁砂掌很像。
两人在巷子里拆解了几招,明玦便当机立断,急退几步,纵身跃上墙头,施展轻功往远处退走。
中年男子自然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一边追,一边却在心里暗暗吃惊。
方才两人交手不过几招,这小孩儿便落了下风,和自己相比,这小孩儿的内力还是差得远了些。
可若是算上年纪呢?自己已年过四十,那小孩儿年岁不过总角,这么一比较,自己可就差了这小孩儿十万八千里!
不过这世间总有天才,再天才也是需要时间来成长的,不是同一代人,倒也没什么好比较的,所以如果只是这样倒也罢了,可现在,这小孩儿施展轻功退走,自己全力追击,居然怎也追不上!这就比较惊悚了。
他不知道的是,明玦两世为人,对自己最有信心的就是轻功,再加上独门的隐匿功夫,若要一心逃跑,能抓住他、要他性命的人,除非是与他武功差距极大的高手。
但这次,他的目的不在逃跑。
为免后患,他得全力以赴,杀了此人!
中年男子追着明玦进了城郊的树林后,居然追丢了。
他站在林间细细感觉一番,连半丝儿动静也没能察觉,心里着实是又惊又怒!
惊的是,这半夜随便冒出来的一个小孩儿居然这么本事!
怒的是,自己居然逮不住一个小孩儿,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就在此刻,中年男子忽觉异常,人还未回头,下意识就是反手是一掌拍去,强劲的内力将偷袭至背心的长刀拍得嗡嗡作响,弯折出一个夸张的弧度,险些就此断掉。
“无知小儿,武功没练几天,倒学别人玩偷袭,真是……”中年男子回头,看清了偷袭自己的人,不由愕然:“呃?你又是谁?”
隐匿在树枝间的明玦憋了一口气,险之又险的收住了双手指尖密密麻麻的钢针,同时也看清了偷袭之人,竟是那十方阁派来的令卒:新杨。
高山牧場 小說
明玦无语咬牙,心中暗骂,就不能等这家伙在走近一点,等自己出手后,他再来偷袭,效果必然不一样。这忙帮得,还不如不帮!
新杨心惊胆战的看着自己的刀刃平静下来,松了口气,他真担心这把陪了他好几年的刀在此断掉。
他盯着中年男人谨慎的退了两步,警惕道:“虎风掌谭老爷,你好好的富贵闲人不做,半夜跑到这里来又是替谁办事?”
“咦?你这小子居然认得我?”中年男子脸色更沉:“你又是哪来的?和刚刚那小孩儿一路人?”
新杨皱眉:“自然是认得你,昌州谭家堡几代生意人,名气还是有的,只是没想到谭老爷当家,背后还给自己找了别的主人?”
谭老爷摇摇头道:“年纪不大,知道得倒是不少,看来是江湖上的后辈,不管你是谁家的,也无所谓了,你俩今日既然撞上来了,就都不能走了!”
话音未落,谭老爷抬手一掌朝新杨拍去,掌风霸道,如猛虎下山。
新杨腰部夸张的后折,一个仰身避开直面而来的掌风,但掌风掠过耳边,却震得新杨耳中轰鸣,险些失聪。
新杨捂着刺痛的耳朵飞速后退,心说这虎风掌的名气到底不是白来的,真是小瞧了这些小门小户,现在真正对上,才感觉有点招架不住。
挂树上的明玦看着底下的两人你来我往的斗在一处,看得津津有味,暗自点评。
新杨年纪轻,内功底子不够,遇上武功高、经验足的人,自然只能是被别人压着打,但他到底是十方阁里出来的人,武功招式算得上顶尖,勉强也能在这个谭老爷手里挪腾一会儿。
倒是新杨口中的这个谭老爷,掌法不算顶尖,但也绝非末流,主要是内功比自己和新杨深厚很多,不好对付。
所谓一力降十会,内功毕竟是根本,招式再好,也不能完全弥补这种差距。
“嘭!”新杨再次被重重拍倒在地,吐出老大一口血来。
“你刚刚的刀法是……小叶刀?”谭老爷走近两步,皱眉道:“你是江南柳家的人?”
新杨咬牙撑起来咳道:“你见过哪个柳家人会把小叶刀传给男子?”
谭老爷想了想道:“说得也是,那你这刀法哪学来的?”
新杨趁他不备,猛地扑过去就是一刀,结果又被谭老爷一脚踹翻在地。
谭老爷一边步步逼近,一边摇摇头:“年轻人不要老想着偷袭,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都是……嘶!”
谭老爷猛然转身,双掌齐出!危机之下,这一掌简直用了十成力,几乎顷刻间拍裂了掌风所及之处的十几颗大树,其中一颗正是明玦藏身的大树。
这棵树直接从中间裂开了,明玦一时不备,有点挂不住,只好落了下来。
谭老爷则觉得肩膀有点痛。他低头一看,眯着眼,费力的从肩膀上拔出一根钢针,然后又往四周张望了一下,发现地上、树干上都镶着被掌风拍散的点点寒光后,顿时彻底愤怒了:“好好好!果真是邪门歪道里出来的人,居然用暗器偷袭!?这样老夫杀了你们两个小崽子,也不算残害幼小了!倒算是为民除害了!”
原来方才明玦眼瞧着新杨快被这人杀了,便找准机会出手,撒了手里的一把钢针。
不过就是撒了一把暗器而已,明玦没明白这个谭老爷何以这么火大,生杀场面各凭手段,怎么就上升到为民除害这个层面了?
那谭老爷怒气飙升,出手就比之方才更多了几分狠辣,一掌紧接着一掌,惹得林间疾风大作,树倒叶飘。
明玦脚下腾挪辗转,速度奇快,每一处落脚点均在对方的意料之外,手中还时不时的抛出几枚暗器骚扰,或是透骨钉,或是铜钱镖,再或是长短各异,粗细不一的钢针、铁针、绣花针……
尽是些常见又廉价的暗器。
没办法,条件有限,就目前这个情况,明玦能搜集到的也就这些东西了,那些穿透力强,杀伤力广的大多是机扩类暗器,材料要求比较高,目前弄不出来,否者他不必跟这人周旋这么久。
谭老爷只觉得眼前这小孩儿滑不留手,如论如何也近不得他的身,反倒是自己,被他游走在身侧百般骚扰,内耗巨大。直到此刻,他才明白过来,这小孩儿是故意把自己引到郊外树林子里,好适合他发挥!
嗯?不对!
内耗巨大?丹田隐痛!
谭老爷骤然停手,凝神感受了一下,旋即暴怒:“混账!你说你到底是师出何门!居然还教你下毒!阴损至极!武林败类!要让老夫知道是何门何派走了这歪路子,定要昭告武林,灭了尔等!”
“……”明玦无语,心说这人脑子怕是多少有点毛病,谁知转头就看见倒地在一旁的新杨也是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不由暗自皱眉,怎么这俩人对自己使用暗器的反应这么不正常?
算了,一时半会也摸不着头绪,还是先干掉眼前的人才是正经。等了这么久,总算是起反映了。
当时在巷子里的时候,明玦眼见着谭老爷内力不浅,硬拼的话自己肯定干不过,这才将他引到此处,布下毒域。
当然,这和真正的毒域效果差了万万里。
明玦修炼屠毒心经时日尚浅,而且他现在修炼用的尽是些便宜又常见的毒药,今晚迫不得已想到运功放毒这一招,还真是费力又缓慢,效果还不咋样。
屠毒心经修炼至大成后,布下的毒域风吹不散,药效多变。而刚刚他勉强放的那点毒气,和撒了点“劣质”毒粉实在是没什么区别。
但不管怎么说,万幸是起了点作用。不过自己现在有多少本事他自己心里清楚,这药效怕是撑不了多久,以谭老爷的内功底子,很快便能化解这点负面影响。
所以得抓紧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