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燕語鶯聲,舊憶風華 txt-第43章 我心裡有個卑微的小人推薦

燕語鶯聲,舊憶風華
小說推薦燕語鶯聲,舊憶風華燕语莺声,旧忆风华
我心里,始终有个自卑懦弱的小人居住着,这也是我拒绝余斯远的一个原因,除下谈不上特别喜欢的感觉之外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某些方面,他比许逸空要优越一些。比如外貌,许逸空偏刚毅,他偏清秀,在那时候的大学圈子里余斯远这类型比许逸空这类型更吃香。再一个,家境,据我了解的情况,余斯远更甚一些。
为什么拿来比较呢?并不是我念着许逸空,早在高中毕业的时候,我就开始试着忘记他。之前听说季小天谈起他的信息,也确实难过了一阵,不过也仅是几天,后来因为忙,也慢慢忘记慢慢释怀了。
当初我喜欢许逸空不敢说,就是因为内心自卑着,觉得我配不上,所以怕长久不了,总想着变得好一些,才能有站在他身边的资本。可是……世事难料,他终究等不到,选了别人。
而余斯远,他街舞社的,交际更广,在很多方面都比那时候的许逸空优越一些。所以,那个自卑的小人,又开始出来作祟……叫嚣着我现在容不下他的生活,该离他远一些。
住了一个多星期的院,开了些药,回校上课,我妈回了惠城。在医院这段时间,我才发现,她白头发多了好多,明明才近五十。我放弃了,出院那天决定的,放弃英语,放弃考研,该学习学习该休息就休息。
我想着,能保持这个现状毕业就好,早一些工作,早一些挣钱,早一些让她享享福。比起在医院里躺着让大字不识的她跑上跑下的照顾我,我宁可健健康康的挣些小钱过着温饱能解决就好的生活。
曾几何时,我厌倦过我的出身,我的生活,那时候的自尊心,强到不愿让她来开家长会。长大了一些,看多了一些,才知道小时候的自己何其不懂事,明明他们已经把最好的都给了我。
萬 界 仙 蹤 小說 黃金 屋
这些年一成不变的,都是叫哥哥让着我护着我,有好吃的,都等着我回去吃,就算美术花销大,考上以后也二话不说的支持我。
返校以后余斯远没有因为我的拒绝远离我。反而有时候早上会给我带些养胃的小米粥,还有酸奶牛奶之类的,也不管我是不是已经吃过饭了。
他说,医生说的,我得好好养胃。他说,说过要照顾我的,就算我没答应,但在朋友的基础上,关心关心生活不为过。好在过了一周多,就放暑假。
暑假的时候我哥让我在家里休息,因为才出院不久,三令五申不准我找兼职,好好在家呆着。
闲来无聊只好约着在惠城的方雪儿玩,惠城公园的对面,已经高楼大厦,也修了广场,河边也都建设好了。方雪儿说,瞭望台那里也变了一些,但还在建设中,去不了。原本我想去看一看那棵树还在不在,但是去不了只能作罢。
贫穷神驾到!
约了几个朋友,一起吃了顿饭。夜幕降临的时候逛一逛步行街的夜市,再去喝喝奶茶吃点小吃,晚上和方雪儿去网吧包夜。其实她家很近,可我两就是想找找高中那时候包夜玩游戏的感觉。
以前未成年的时候总想往网吧跑,可是成年了能光明正大到网吧的时候,总感觉少了些什么。
方雪儿笑说,没人管了,不用小心翼翼,所以少了刺激感。
和方雪儿正玩游戏的时候,余斯远给我发了视频。
他在那头数落我,说医生一再嘱咐我好好休息好好休息,结果一看都一点了我还电脑登着扣扣。
我说你不也是大半夜的还玩电脑嘛,好意思说我。
他说那不一样,我是才刚痊愈的病患。
九天 小說
后来方雪儿问我,是男朋友?
我说不是,就一个同学。
好在戴着耳机,他的一些玩笑话方雪儿听不到。说实在的,我不知道,如果他真是我男朋友,是不是一件好事。
那时候成绩好的可以拿到奖学金,之前大一的时候倒是也拿过,不过名次不高,院类评的拿了五百。没成想大二最后一个学期努力几个月一跃而起到了美教第一,虽然英语拖后但专业拉了总分。申请到了五千的奖学金,可把我高兴坏了。
要知道,我上了两个月的寒假工,也才三千多,所以那五千对我来说,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后来又找了一份兼职,说起来还是阮环环介绍的。他们大二的时候开始在一家辅导机构做兼职,每天学生放学以后辅导他们做作业,帮他们纠正。阮环环和祝忆丹都在,大二的时候我有其他兼职,就没和他们一块,后来抓学习去了,连原来的兼职也停了。
刚好有一个大四的师兄忙着写论文,没空继续做,阮环环就把我介绍进去。
随身带个狩猎空间 小说
那时候晚上偶尔还会上课,不过里边还有其他老师,可以换着给学生辅导。平时就是六点到八点,上两个小时。周六一天,周日和其他节假日不用上,还算清闲。寝室晚上一般都是十二点关门关灯,所以留给我们自己的时间,也还是富足的。
九月底的时候,拿到了奖学金,刚好在我生日之前拿到。于是大学来第一次过生日,大手笔的请几个要好的朋友吃了顿饭,再请他们去ktv唱歌。
我还是不胜酒力,歌也唱得不好听。好在都是熟人,无所谓,反正图的,就是那一时的快乐。毕竟这么多年,我没怎么过过生日。
那天也叫了季小天来,他来的时候还带了两个伙伴,华琦蓉阮环环他们都带了男朋友,夏宇和余斯远我也请了。还有一些班上的同学,整个屋里也近二十来人。那时候生日开始不喜欢送什么礼物,只要人到,热闹热闹就好,大家都是如此。
但是季小天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一束花,说这些年我就过了两次生日,总得意思一下。
我说我长这么大,收到这样包装好的花束,还是第一次。身边的人来来回回走了又走,现在剩下在身旁的老朋友只有他和华琦蓉,有些感慨。